• 房产之窗旗下网站
注册 | 登录
 
 

“我们离不开城市,也回不了家乡。房子禁锢了多少人的梦想。”

 

   一个80后青年的内心独白

  从建国初期到21世纪,住房制度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历经经租房、私房改造、福利分房、住房商品化等
  房产改革。半个多世纪的历程,影响着每一代人对住房产生各种不同的看法。重回1950,用记忆解读房产。
 
   
 
   
   

1949年后,多数城市空地多,空房少,市民居住十分拥挤。而北京市则由于军队

 
和机关纷纷进城,大量外来人口突然涌入城市,更加剧了“房荒”的紧张。
 
   
 
由于当时的财政主要向工业等领域倾斜,北京市政府大规模增加住宅供的条件尚

 

不具备。“今天国家的资财主要是用于进行人民革命战争和用恢复和发展生产
 
不可能投下大量资本来修筑房屋。”1949年8月12日的《人民日报》刊文称。
 

 

 
   
1956年中共中央书记处第二办公室制订了一份名为《关于目前城市私有房产基本

 

情况及进行社会主义改造的意见》提出对城市私有房产进行社会主义改造。经租
 
房是“对城市房屋占有者用类似赎买的办法,即在一定时期内给以固定的租金,
 

来逐步地改变他们的所有制”。由国家统一租赁、统一分配使用和修缮维护超过

 
一定标准的私有出租房屋,再跟房主分享房租。1958年许多城市的大部分私有房
 
屋被纳入经租范围。这一措施也基本解决了1950年代的“房荒”问题
 
   
 
   
   
   
   
 

国家经租房屋是‘对城市房屋占有者用类似赎买的办法,即在下定时期内给予固定的租金

 
,来逐步改变他们的所有制’,因此,凡是由国家经租的房屋,除了过去改造起点订得不
 
合理,给房主自主房留得不够和另有规定的以外,房主只能领取固定的租金,不能收回已
 
经由国家经租的房屋。
   
 

1966年8月起,私房主被要求将房产证全部上交,其中包括经租房和低于经租房标准的私

 
人出租房以及自住的私房,从这时起,经租房的所有权被归到房管局名下,同时被收的还
 
有房主领取固定租金的经租费本,经租房主的固定租金也从那时候停止发放。
   
   
 

有的地方改造起点过低,把包括出租和自住总共只占有几间房屋的工人和贫下中农出租的

 
少量房屋也纳入了改造;有些地方取消了改造起点,只要有出租房屋就实行经租;有的地
 
方还将房主一部分自住房屋也实行了经租;不少地方没有给房主留够自住房;给房主的固
 
定租金也有低于原房租百分之二十。
   
   
 
   
   
   
   
   
   

由于公房制度长期实行无偿分配和低租金的福利体制,住房的投融资机制被严重扭曲。

 
1952-1978年中国包括农村住房在内的住房总投资仅占同期基本建设投资的7.5%,仅占
 
GDP的0.7%。住房投资严重不足导致1970年代末全国主要城市都面临住房严重短缺。
 
   
   

改革开放意味着国家重心向经济建设的转移,同时也要求劳动力的解放,这些都宣告福利

 
住房制度不改不行了。某种程度上,住房制度改革是我国城市诸项改革中最先酝酿、也是
 
最先启动的。
 
   
   

1978年9月,中央召开的城市住宅建设会议传达了邓小平关于住房问题的一次谈话,大体

 
精神是:解决住房问题能不能路子宽些,譬如允许私人建房或者私建公助,分期付款,
 
把个人手中的钱动员出来。
 
   
   
   
   
 

1980年6月中共中央和国务院批转《全国基本建设工作会议汇报提纲》正式提出实行住房商品化

 
政策,允许“准许私人建房、私人买房、准许私人拥有自己的住房”,这是对建国后把住房看
 
作福利品的传统观念的一次重大颠覆。从此,住房制度改革在各地逐步展开。
   
   
 

至1990年止,国家总计投入资金2870.75亿元人民币(含改造和集体资金662亿),建造新公有住

 
宅17.3亿平方米,占全部新建住宅的87.4%(全部新建为19.79亿平方米,其中私房2.49亿平方米
 
,占12.5%),将城镇人均居住面积水平从建国初期的4.5平方米提高到90年的7.1平方米。80-
 
90年代的中国,住房建设创造了国际上的纪录,每年竣工约1.27亿平方米。
   

随着中国土地出让制度的改革和允许住房私有化。住房制度改革的目标定为“按照社会主

 
义有计划的商品经济的要求实现住房商品化”(国务院发[1988]11号文件),恢复了住房
 
的商品属性,允许部分中、高收入者通过非国家平均分配的方式,多渠道投资解决城市居
 
民的住房问题。开放了房地产市场,让住房进入按商品经济流通的市场之中,调解家庭消
 
费结构,满足日益增长的消费需求,减轻国家负担,进而加大住房建设的速度。
 
   
一步深化城镇住房制度改革加快住房建设的通知》(国发[1998]23号)明确提出停止住房实
 
物分配,逐步实现住房分配货币化的目标,这促使城镇住房制度改革真正触及核心,职工
 
和企业之间的住房纽带被切断,为彻底告别旧的福利分房制度创造了条件。中国住房制度
 
由其进入了全新的市场化时代,住房供应机制与体系为之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50后:几户人家共用厨房洗手间 无力买房

 

“50后”遇到的第一个磨难是饥饿。“三年困难时期”,正是“50后”的幼年时代或童年时代,正是长身体的时候。因而,饥饿是“50后”共同的深刻记忆。对饥饿的恐惧,在“50后”的心灵深处打上了烙印,左右了他们的行为方式,直至长大成人,对食物仍有一种近乎病态的攫取欲。

 

一个红木箱子、厚厚的七床棉被、上好的毛皮衣服……这些在2012年看来微不足道的物件却是那个年代姑娘出阁的嫁妆。尽管四户人家一起挤在不足百平米的屋子里,但改革春风吹来的新鲜物件令生活充满着惊喜。画着格子的地板纸、笨重的录像机,还有嗡嗡作响的电冰箱,都深深地刻着那个时代的烙印。

60后:买房既要品质又要舒适

 

这一代人经历过动乱时期,却大多数都是恢复高考后第一代接受高等教育、并且首先把握住改革开放良机来发展自己进而取得巨大成就的一代人。他们身上有明显的保守和沧桑感,但是却是目前中国社会实实在在的成功一代和中流砥柱。

 

60后,他们赶上了制造财富的历史契机,他们有着理性与充足的购买力。有人说,中国的历史在最近20年间,是制造富翁的历史。当楼市从2000年开始自二千每平方米“启动”的时候,60后因为刚好安家生子,几乎每人手上都握着两套房子,再加上前面苦心经营10年的金钱积累,以及搭上了单位货币化分房的末班车,他们又轮番地向房市前进了,如此这番几经转手,60后大部分都是“二房”甚至“三房”“几房”的主儿,一夜之间,60后中的多数都成了大富翁。

70后:买房只为“遮风挡雨”

 

这是一代伴随着改革开放和中国社会体制转型而成长起来的一代人,是新个人主义和新物质主义形成时期,小学与中学甚至大学时期经历中国大学教育最黄金年代。这代人的明显个性特征明显与80后改革开放及独生子女政策出生一代人有区别,也与60年代经历的人有区别。

 

上世纪90年代,福利分房逐步取消,商品房开始走向市场,买房也就成了顺理成章的事情,就像结婚生孩子一样,到点就应该办了。有些70后的人抓住机遇,往往不用10万元就能买到一套像样的套式公寓。21世纪初,稍微有投资概念的70后的人往往开始购买第二套、第三套。

80后:买房成为“房奴”

 

“80后”一词来源于国际社会学家们讨论社会发展一代名词。是指国家依法执行计划生育后所出生的一代人(计划生育发展的新阶段)的代名词。以此讨论中国有史以来第一次用法制限制人类生育后所面临的问题及1980年以后所出生的独生子人群所面临的生活、成长、文化发展问题。在80后这一代人身上具有鲜明的改革开放带来的彰显个性的时代烙印。

 

三十而立的80后,大多数面临着结婚生子的现实问题,房子成为头等大事。然而80后的人经济实力大多并不厚。

90后:买房纯粹是投资

 

“90后”以突出的性格特色被大众记忆。在这批90年后出生的一代中国公民中,95后以年轻、活跃、勇于接受新鲜事物的态度,被大众定义为“玩得酷靠得住”的一代。90后追求的是新潮,[1]95后“玩得酷靠得住”的性格标签也逐渐成为90后这一代人共同的先锋宣言。

 

 

你可能还不知道,很多90后的人已经悄然涌入购房的大潮。不管按揭还是全付,因为最终付钱的还是他们的父母。90后的父母是已经事业有成或者拥有稳定收入的人群,对于这群人来说,给孩子购房其实也算是一种投资。

 
策划/制作:谢雲
Zh51home.com Limited,All Rights Reserved.版权所有:珠海市第六媒文化传播有限公司